94、鲜花餐厅

  丁能通得知肖鸿林被双规的消息后,整日坐立不安,他刚回到东州不久,市纪委就正式通知他把驻京办的工作移交给副主任黄梦然代理,立即回东州,市委副书记、市纪委书记洪文山要找他谈话。得到通知后,丁能通双腿有些发虚,他不知道这趟东州之行会给他带来什么。

  丁能通刚下飞机,市纪委的两名干部早就等候在东州机场,丁能通上了一辆黑色桑塔那,两名纪检干部把他挤在中间,黑色桑塔那疾速驶出东州机场。

  在车上,两名纪检干部一句话也不说,丁能通越发觉得心里发虚,他望望窗外,发现黑色桑塔那正在往草河口宾馆方向疾驶。

  此时的丁能通心中非常思念远在加拿大的衣雪和儿子,内心无限感慨,不禁想起《红楼梦》中的几句话:

  “家富人宁,终有个,

  家亡人散各奔腾。

  枉费了意悬悬半世心,

  好一似,荡悠悠三更梦。”

  丁能通被双规了一个多月,诸多违纪问题向组织说清除以后,听候组织处理期间,组织派他去省委党校学习,丁能通在省委党校学习了三个多月,组织上对他仍没有结论。

  驻京办不能回去,丁能通一个人整天呆在家里看书,原来觉得前呼后拥全是朋友,如今偌大个世界,似乎只有书房属于自己了,所有的朋友都说忙,丁能通第一次感到世态炎凉,内心世界无比孤独。

  石存山不忍心看自己的铁哥们儿如此痛苦,百忙中抽空陪他去花博园散心,两个人一大早就出发,整整逛了一上午,肚子饿得咕咕叫时,猛抬头看见一家生意火得不得了的花卉餐厅,丁能通好奇地走了进去。

  餐厅以经营花餐为特色,装修格外精美,两个人找了一个雅座坐下,点了一桌子花菜,一边吃,一边痛饮。

  丁能通自从被双规放出来后,一直很消沉,他想过移民加拿大的事,与薪泽银通过电话,由于肖鸿林出事,东州地铁工程搁浅,薪泽银对丁能通态度很冷,丁能通寄希望于薪泽银到加拿大布朗公司的希望破灭,更加心灰意冷,今天有石存山陪着不免多喝了几杯。

  结帐上时,服务小姐笑着说:“先生,您这桌菜已经有人结了。”

  “结了?不会搞错吧?谁结的?” 丁能通十分纳闷地问。

  “不会错的,结帐的是我们老板。”

  “你们老板是谁?”

  “我们老板姓罗。”

  丁能通一下子恍然大悟,心想,“想不到罗小梅在这开了一家花卉餐厅。”

  “你们老板在哪儿?我要见一见。”丁能通迫不及待地问。

  “我们老板刚走,她留话说,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,让你再去一趟恭王府看看,想必会有新的收获。”

  听了罗小梅的话,丁能通第二天就去了北京,下了飞机打车直奔恭王府。

  95、恭王府

  八月的北京骄阳似火,正是阴历七月初七,中国人自己的情人节,游园的人特别多,深深庭院里浸透了两百多年的沧桑,曲廊庭榭,水池花木,丁能通再熟悉不过,石缝儿中的那一抹深青色,一下子就能将人的思绪带到两百年前,朱漆雕栏,铜色宫灯,曾经让丁能通对富贵荣华产生过无限的遐想,如今的梦已经破碎了,恭王府还是显示着沧桑的老迈和斑驳的清幽。

  丁能通百无聊赖地走过西洋门,独乐峰,又在大戏楼听了会儿戏,便情不自禁地往假山走去,来到福字碑前,正驻足遐想之际,听到一个非常熟悉的声音:“刘大姐,快点呀!”丁能通猛回头,竟是金冉冉和刘凤云领着两个儿子走了过来,丁能通本能地要躲,金冉冉已经发现了他。

  “哥,真巧!”金冉冉高兴地说。

  丁能通尴尬地站住回身说,“刘姐、冉冉,真巧!”

  “能通,到北京也不打个招呼!”刘凤云责怪地说。

  丁能通腼腆地笑了笑。

  “怎么你的问题还没有结论吗?”刘凤云关切地问。

  “没有。”丁能通回答得有些无奈。

  “能通,还记得我在福字碑前跟你说过的话吗?”

  “记得,你说过,福兮祸所伏,祸兮福所依。如果不是你曾经说过的这句话,这次我可能就……”

  “是呀,这次我劝你多看看独乐峰或许更有收获。”

  几个人走出密云洞,路过流杯亭,流杯亭是个八角形的小亭子,内外装饰有忠孝结义典故的彩绘,奇特的是,亭内地面上有约十公分宽的弯曲凹槽,以南侧假山古井中引水,清水潺潺流入亭内水沟。

  当年和绅在此与朋友饮酒作诗时,将酒杯放在沟壑的水上漂流,停在谁前面就罚谁饮酒作诗,曲水流觞,真是神仙过的日子!

  “看谁能坐在和绅常坐的位置?沾点他的财运!”金冉冉兴奋地说。

  刘凤云的两个儿子与金冉冉在流杯亭里抢占自以为是的位置,刘凤云诙谐地说:“和绅的财气可沾,但大贪之念不可学呀!”丁能通在刘凤云、金冉冉等人的笑中,独自走向独乐峰。

  独乐峰是一进西洋门就见到的一块天然太湖石,这块直立突兀的孤赏石有五米高,整块奇石如淡云舒卷,古朴典雅,又能起到影壁和屏风的作用。抬头仰望,只能见到“乐峰”两个字,即“独”字隐于石的顶端,颇耐人寻味。

  历史上慈禧太后曾三次罢了恭亲王的官,奕忻无施展之地,只得独乐此园。“独乐”的典故取自北宋司马光因政治上失意而建的独乐园,而这独乐峰似乎蕴涵着恭亲王奕忻与慈禧太后政争之苦,却也显现出一种文人雅士推崇的修身养性的境界。

  丁能通正驻足沉思之际,手机传来短信的声音,他拿出手机查看,竟是一首小诗:

  祝愿安康求天庇,

  有缘自然他乡遇,

  情到深处无怨尤,

  人事沧桑却何求?

  终老一世随性修,

  成败到头具自由!

  眷恋往事已成烟,

  属意何处但任怨。

  丁能通发现这竟是一首藏头诗:祝有情人终成眷属。落款是金冉冉。丁能通看了哭笑不得,心想,“这真是造化捉弄人,难道我丁能通这辈子注定要陷在温柔乡里不能自拔?”

  忽然西洋门下站着一个女人,头顶上是门额:“静含太古”四个字,他仔细看了看那个女人,不禁大吃一惊,那女人远远望去活生生一个段玉芬,一袭白裙,披肩长发。

  丁能通晃晃悠悠向那个女人走去,他知道“静含太古”的反面是“秀艳恒春”,心想,“难道冥冥之中,老天爷让我参悟静与秀的含义?这可是文人墨客的最高境界。”

  当丁能通蹒跚到西洋门下时,却一个人也没有,他抬起头,望着汉白玉精雕细刻的拱形石门,懵懵懂懂的,一时竟不知身在何处。

  2006年7月31日16点55分于沈阳

  2006年8月10日19点21分于沈阳

  2006年10月16日10点21分于沈阳
上一章 下一章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